搜尋

DISC - Newsletter #082 DISC火的原因是什么?



DISC火的原因是什么?

DISC工具其实在中国越来越火,却在马来西亚还没完全开发。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很多咨询公司与社群机构的推广,但更深层的原因,是当今中国企业的快速发展,迫切需要一种科学工具提升员工。DISC是一种人格测评工具(类型论),是用设定范围将人区分为不同的行为类型,进而帮助人们自我认知与发展。


当代的DISC模型

其实人类对于人格的探索很早就开始了,不论是从公元前的恩培多克勒『地气火水』、希波克拉底『血液、黑胆汁、胆汁、粘液』,还是到近代的荣格『实感、直觉、思考、情感』(后延伸为MBTI)等理论。历代先哲们都在用四类型来分析人格,而 DISC就是这类工具中最『深入浅出』且最知名的一种。


DISC理论到底是什么呢?

DISC的两个维度分别是:“任务—人际”维度和“直接—间接”维度。

根据一个人到底是任务导向还是人际导向,比较主动还是比较被动(被动的意思不是反应慢,而是他遇到事情会想一想),我们把人的行为风格分为DISC四种。


D (Dominance)指挥者

关注事,行动快;目标明确,反应迅速;自尊心极高

* 希望:改变

* 驱力:实际的成果

* 面对压力时可能会:粗鲁、没耐心

* 希望别人:直接回答、拿出成果

* 害怕:被别人利用

代表人物:拿破仑将军


I(Influence)影响者

关注人,行动快;热爱交际,幽默风趣;乐观且情绪化

* 希望:认同、友好关系

* 驱力:社会认同

* 面对压力时可能会:杂乱无章、口出恶言

* 希望别人:讲优先级、讲信用、给予声望

* 害怕:失去社会认同

代表人物:克林顿总统


S(Steadiness)支持者

关注人,行动慢;喜好和平,迁就他人;坚守信念、容易预测

* 希望:固定不变、诚信感谢、多些考虑

* 驱力:固有原则

* 面对压力时可能会:犹豫不决、唯命是从

* 希望别人:提出保证且尽量不变

* 害怕:失去保障

代表人物:圣雄甘地


C(Compliance)思考者

关注事,行动慢;讲究条理,追求卓越;高标准,完美主义者

* 希望:精准有逻辑的方法

* 驱力:把事做好

* 面对压力时可能会:慢半拍、退缩

* 希望别人:提供完整说明及详细材料

* 害怕:被批评

代表人物:比尔盖茨


那么,这么流行的DISC工具到底是由谁发明的呢

让我们把镜头转到20世纪初,我们意气风发的心理学系主任与终身教授威廉·马斯顿在美国大学的办公室内,与妻子霍洛威一起调整着新一代测谎仪,他们准备将这个『新发明』为黑人疑犯詹姆斯·A·弗赖依的无罪辩护提供测谎数据…


▲马斯顿在进行测谎仪试验

但马斯顿博士此时可能还不知道,相比测谎仪,他未来发明的DISC可能更出名。

威廉·马斯顿在1893年出生在美国德马萨诸塞州的一个贵族家庭,自幼接受良好家教的他后考入了哈佛大学,是个名副其实的学霸,他拿到了哈佛文学学士、法学博士和心理学博士三个学位,他毕业后先后到了美国华盛顿的美国大学、塔夫兹大学以及哥伦比亚大学任教。

在谈他的学术成就前,可能大家更津津乐道他的传奇生活,这位『神奇博士』是一名女权主义者,其创造的漫画《神奇女侠》不仅在其身前身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与财富,也让人们重新认识了女性的强大!同时,他的『一妻一妾』生活更能引发人们的八卦,他的后半生与原配霍洛威和女学生拜恩一同生活,共育有四个子女,据说神奇女侠的人物设定就有霍洛威与拜恩的影子。


▲《正常人的情绪》— 书封面

在学术上,马斯顿也建树颇多,除了历时几十年研发了多款测谎仪,并广泛应用于军队、法院甚至电影公司等机构中,其对心理学的贡献也很伟大!他在1928年出版了《正常人的情绪》一书,该书作为『心理学、哲学与科学手法国际图书馆』书系在纽约和伦敦上市。该书的独特性在于它所研究的是人类正常的情绪与行为,有别于弗洛伊德等学者专注的人类异常行为,它第一次试图将心理学应用到一般人身上,而不只是单纯的临床设定。


书中详述了人格的四种类型(即DISC,虽然当时并不这么称呼),马斯顿从两个轴来观察人们的行为,横轴是人们对自我能量的认知:强大(主动)或不那么强大(被动);纵轴是人们对环境的认知:友好或敌对。两轴相交产生的四个象限代表了四种行为风格(DISC):


▲《正常人的情绪》中的人格四分法(最初DISC模型)

虽然现在DISC这四个字母已成为全世界的通用语言,但可惜的是,这么富有价值的DISC开山之作,在马斯顿在世时却没能为他带来荣誉,但值得欣慰的是,他在1922年做了一个可能是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。


『半路出家』的瓦特·克拉克,发明了DISC测评量表

现在我们要回到1922年的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间教室,师生们在一起听从著名心理学家普莱斯特·莱基博士的『自我一致性』理论演讲,显然,这不是莱基最精彩的一次演讲,当然也不是最差的,但这次演讲却